栏目分类
湖北前首富再战江湖 武汉二厂汽水上市!兰世立:大消费品可穿越经济周期

  10月19日下午,在一众媒体记者的见证之下,湖北前首富、武汉二厂汽水实控人、东星集团董事局主席兰世立在北京举办武汉二厂汽水港交所上市庆典。他对外宣布,武汉二厂汽水已通过并购方式登陆中国香港资本市场,成为港交所主板上市公司。

  前一日晚间,新加坡室内装修服务供应商RAFFLES INTERIOR(01376.HK)公告称,已收购武汉二厂汽水有限公司51%股权,已于9月12日收到联交所有关就收购事项及转换股份的上市批准。因此,公司将根据该协议的条款及条件向卖方发行可换股票据。

  兰世立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武汉二厂汽水的上市相关备案登记手续已经完成,港交所的审核也已经结束,现在已成为“中国汽水第一股”。收购完成后,武汉二厂汽水有限公司将成为RAFFLES INTERIOR 的非全资子公司,业绩并入RAFFLES INTERIOR财报。

  兰世立还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RAFFLES INTERIOR的资产质量、规模等商业指标符合他们的要求,“这次合作,对双方来说是互利互惠。”

  RAFFLES INTERIOR自8月1日公布收购武汉二厂汽水的计划后,股价持续上涨,已从7月底的0.089港元/股上涨至10月20日的0.56港元/股。今年上半年,RAFFLES INTERIOR实现营收0.53亿新加坡元,几乎赶上去年全年的0.66亿新加坡元,净利润也成功扭亏,从去年全年亏损0.01亿新加坡元,转变为今年上半年的盈利0.02亿新加坡元。

  出生于1960年的兰世立曾是湖北首富,商业故事广为流传,创立东星集团,曾横跨航空、地产、旅游等多个领域,“中国民营航空第一人”,但最终却在2009年被裁定破产。他也因逃避欠税锒铛入狱,人生跌至谷底。2013年出狱后,他欲东山再起,和麦趣尔(002719.SZ)李氏三兄弟联手在泰国展开系列投资,却在2016年再遭变故。

  兰世立并未淡出商业江湖,反而愈挫愈勇。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纵观各大行业,大消费或是唯一不受疫情和经济周期影响的行业,“大消费品是可以穿越经济周期的。”

  上市将助武汉二厂汽水海外扩张

  2022年5月,东星集团收购武汉二厂饮料有限公司。今年4月底,武汉二厂汽水推出价格仅3.8元的橙子、菠萝、香蕉三款口味的“老汽水”;7月又推出车厘子、草莓、蓝莓口味的高端产品,10月继续打出低价产品,推出330ml、价格仅1.99元的易拉罐新品。

  截至7月底,武汉二厂汽水累计销售额达到3000万元。兰世立预估,武汉二厂汽水今年能实现1亿元销售额。

  武汉二厂汽水是国货老品牌,在当地家喻户晓。上世纪80年代,可口可乐、百事可乐两大国际巨头进入中国市场,国产汽水在冲击和整合浪潮下陷入沉寂。据湖北当地媒体报道,2000年左右,国营武汉饮料二厂在生产最后一瓶汽水后停产。

  近年,国潮兴起,北冰洋、冰峰、大窑等国产老品牌逐重新获得市场关注。北冰洋、冰峰也曾希望借助资本力量重回巅峰,均在2022年提交上市申请,最终都不了了之。

  武汉二厂汽水的品牌历史悠久,但武汉二厂汽水有限公司今年5月才注册成立,至今不足半年。兰世立表示,武汉二厂汽水的上市进程并不仓促。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样的上市方式和传统上市流程有所不同,“就好像考大学,有人参加高考,有人免试特招,都实现了目标。”

  兰世立计划,上市后,武汉二厂将加快海外扩张。“上市能帮助武汉二厂汽水在国际资本市场融资,并使公司的管理更加规范化。从现在开始,武汉二厂汽水将是一家国际化企业,公司的目标是推动国产汽水品牌进行海外扩张,将武汉地方本土品牌经营成国际品牌。”他说。

  采用OEM模式,线上销售占比超60%

  兰世立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武汉二厂汽水采用OEM即代工模式模式,他将更多精力放在营销推广端。

  为武汉二厂汽水代工的公司为奥瑞金,也是康师傅、统一、可口可乐、百事可乐等企业的代工厂。“在产品质量方面,他们做了严格规定。”兰世立认为,自建工厂并无必要,反而在食备、检测、流程、管理等方面耗费大量资源,“这是一种非常传统的做饮料方式,我们更追求现代、超前的方式,不仅是现在,未来我们也永远不会将资源耗费在自建工厂上。”

  截至今年7月底,武汉二厂汽水配置15台物流车,每天铺设200家-300家店,已在武汉铺设至少7500余家终端网点。此外加上集团自身自动售货机网点,以及合作第三方渠道,整体在武汉覆盖超过13000个终端。不过,湖北并不是武汉二厂汽水的第一大市场。兰世立透露,武汉二厂汽水销售额最大的省份是广东。

  武汉二厂汽水还广招代理商。与其他企业倾向于经验丰富的老代理商不同,武汉二厂汽水更青睐于“小白”,即刚走出大学校门,对饮料行业没有经验的代理商。兰世立认为,“有经验容易被传统做法困住,只有一张白纸的新人才会跟着我尝试新做法。”

  武汉二厂汽水的线上销售渠道已涵盖京东、淘宝、拼多多、抖音、西瓜、小红书等,还开设了4个直播平台。兰世立亲身上阵,为武汉二厂汽水带货,助推品牌热度。他分别在2022年1月和5月在抖音和微博开设账号,抖音粉丝数已突破67万。

  尽管兰世立笑称开通自媒体纯属自娱自乐,但带来的热度显而易见。他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武汉二厂汽水超过60%的营收来自线上。

  武汉二厂汽水沿用兰世立惯用操作——高成本+低定价模式。兰世立曾表示,在传统饮料行业,70%的利润都留在了流通领域。他认为,这很不合理,希望以低价策略改变这一行业规则。

  今年10月,武汉二厂推出1.99元罐装汽水,打破罐装汽水最低价。低价模式如何寻求利润也是难题。兰世立解释称,他已将上游供应链的成本压缩到极致,但依然给下游留出了利润空间。终端定价3.8元的瓶装汽水,给到代理的价格是1.9元,终端拿货价在2.2元-2.3元之间,而他自己是薄利经营。

  碳酸饮料市场前景依然广阔。前瞻产业研究院预计,碳酸饮料市场规模将以8.58%的速度增长,到2027年,中国碳酸饮料市场规模将达1622亿元。兰世立认为,汽水市场依然处于行业发展早期,不少国内大型饮料厂商都还没有切入这一领域,“只有北冰洋、冰峰这些老品牌在做。”

  “国内汽水赛道始终没有一家上市公司,虽然北冰洋和冰峰曾尝试上市,但没有成功,武汉二厂汽水必须担负这个责任,填补这个空白。”兰世立自称是“一个反弹性比较高的人”,越有挑战,反弹力越高。